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教育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鞍山一人大代表被指欠薪数百民工

来源:未知 作者:youke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10
摘要:记者 李漠 我们是为鞍山市人大代表李某某开发的宝石公园房地产项目干活而被拖欠工资的几百民工中的一小部分。2015年,他就拖欠项目经理(包工头)的工程款,致使项目经理没钱给我们发工资。在千山区政府... 记者 李漠 我们是为鞍山市人大代表李某某开发的宝

记者 李漠 我们是为鞍山市人大代表李某某开发的宝石公园房地产项目干活而被拖欠工资的几百民工中的一小部分。2015年,他就拖欠项目经理(包工头)的工程款,致使项目经理没钱给我们发工资。在千山区政府...

记者  李漠
 
        “我们是为鞍山市人大代表李某某开发的宝石公园房地产项目干活而被拖欠工资的几百民工中的一小部分。2015年,他就拖欠项目经理(包工头)的工程款,致使项目经理没钱给我们发工资。在千山区政府的干预下,我们才得到了70%左右的工资和‘其余工资来年结清’的承诺,回家过年了。可在2016年,李某某又找种种借口继续拖欠工程款,致使我们的工资又被拖欠。项目经理李红川多次找他要钱,眼睛差点被打瞎、腿差点被打断。李某某拥有豪车、大酒店、高尔夫球场等产业,还是人大代表,却拖欠我们这些穷苦人的血汗钱,这钱可是我们一家老小的活命钱啊!拿不到钱,我们怎么回家?”2017年1月6日,在宝石公园2号楼下,农民工王占站在十几名农民工前对记者说。
 
        项目经理苦不堪言;民工有家难回   

       经过近2个小时的疾驰,汽车终于从沈阳市来到了位于鞍山市千山区甘泉镇靛池沟村的宝石公园楼盘一栋挂着数十个大红灯笼的楼前。

       寒风中,有农民工告诉记者,此楼是宝石公园1号楼,即售楼处。宝石公园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商是鞍山千山华源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华源置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鞍山市人大代表李某某。

       记者百度查询得知,李某某是辽宁鞍山第15届人大代表。
 
       “宝石公园有联体别墅、大酒店、会馆等,我们施工建设的是1号楼(会馆)、2号楼(酒店)。” 王占称:“为宝石公园施工的有3位项目经理:李某某的亲堂弟李某、刘某某,还有我们的项目经理李红川。我在李红川的施工队里当施工员。”

\
(王占向记者表示,李某不给李红川算账,李红川没钱发工资,大家没钱回家过年)
 
       “在2015年,我们从4月干到11月中旬;在2016年,我们从3月底干到了11月中旬。可我们的血汗钱,竟然被拖欠了!为了讨薪,李红川差点儿被打死!”王占称:“2015年,我们完成了2600万的工程产值;2016年,我们又将剩余部分完工,共完成3200万的工程产值。但李某某找种种借口,拖欠工程款。在2015年,李某某拿出了830万元工资专用款、130万元现金(李红川可自主支配)、40万元李某某的戴维德酒店消费卡、900万元房产,计1900万元。”

       “这1900万元是这样使用的:其中的830万元工资专用款中的600万元,在2015年冬由李某某的‘华源置业公司’在区政府劳动局的监督下打到了各分项班组组长的卡里;230万元经区政府绿色通道在劳动局的监督下发放给了农民工;40万元李某某的戴维德酒店消费卡我方顶账用了;130万元应用于2015年现场零用机械租赁、小型材料、砂石、水泥等的购买上;这900万元的房产,有460万元房产抵给了混凝土供应商,有440万房产抵给了钢材供应商。”李红川称:“需要说明的是,这900万房款顶账时的折损就在20%,我损失约200万。”

       “我带领200多人,玩命地干了两年,只到手130万元现金、40万元消费卡,这些现金和卡全部用于了工程建设!”李红川带着哭腔对记者说:“这就是我这个包工头一年的收获!”

       “李某某是鞍山知名的企业家,还是人大代表,我想应该不会拖欠工程款吧,就在2015年,带领200来人给他的宝石公园干活。”李红川称:“每到一个付款节点,我找李某某要钱时,他总是以贷款没下来为由不给钱,一直拖到冬季停工了,他还说贷款正办着呢,工人就不相信我了。工人在工地苦等了1个月,期间工人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我又去找李某某要,李某某承诺2016年1月1号给钱,可过了元旦,他还是不给。工人就急了,不停地上访,大约在1月中旬,李某某才分批给付了600万工资款,但还差200多万元,工人就闹到了政府,政府就给我定了个恶意欠薪的罪名,难道这些工资款我揣兜里了吗?!” 

       “李某某不给结算工程款,我就没钱发工资啊!”李红川称:“工人多次去区政府、市政府上访,终于在2016年春节前几天,给工人发放了部分工资。这一年算是完事了,我手里却分文无有,还是朋友借了我5000元,我才回家过个年!”

       “2016年3月,我又硬着头皮,再次带人回宝石公园工地干活:不然李某某拖欠我的工程款我根本要不回来,上一年只拿到了70%工资的工人被拖欠的钱和材料款,也没办法解决!”李红川称:“但2016年,悲剧重演:李某某不但没有结上一年的欠款,还继续拖欠我的工程款,致使我带领的200多农民工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中!”

       “在2016年年初我们开始施工时,李某某说砌砖结束后,外围脚手架拆除时给钱,我就带领工人日夜加班地干。可是架子拆完了,他竟然说没钱给!我天天找他要,都没有结果。有一些工人一看钱不好要,就跑了。这样,反复停工好几次。我只好又重新招人干活,各小分队长也只能无奈地配合施工。”李红川称:“后期,有工人得急病住院了,我找到李某某,他才分几次,给了25万元。2016年一年,李某某就给了这么点儿钱!” 

       “我多次找李某某,可就是要不回来钱。一想到好几百号工人饥寒交迫地等钱回家,还有巨额材料款等我给付,我就整夜睡不着觉,精神几乎要崩溃了!”李红川称:“一次我又去找李某某,他还是不给钱,我彻底绝望、彻底崩溃了,一怒之下,就把自己的两根手指头剁掉了!” 

       “我恨自己太无能了!”李红川称:“这么多人,很多还是家乡人,背井离乡地跟着我李红川从春天干到冬天,而我却要不回来工程款给他们发工资!”

       说着,李红川褪掉套在手上的一个破布袋子,露出两根残缺的手指。

       “我的手指没有接上,落下了残疾,我根本顾不上这个,因为没有什么能比要到钱让农民工回家过年更重要的了!”李红川称:“2016年11月14日上午8点多,我脖子上挂着栓伤手的绷带,再次去售楼处找李某某。”

       “在一楼大厅,我看见两个怀揣铁器、身高在180厘米左右的彪形大汉,当时觉得奇怪,但根本没闲心顾及,找李某某要账更要紧啊。我到二楼找到李某某,他说先给我拿100万,放工人先回家,我说那就赶紧把手续办了下午就把钱给我打过来,李某某说不用,下午会计就办了。”李红川称:“就在我与李某某交谈的过程中,这两个大汉来到李某某办公室。我注意到李某某向他俩使眼色,他俩认真地看了看我,就走了。我也没多想。”

       “等到下午1点多,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又急忙到售楼处找李某某,谁知我刚到一楼门口,那两个彪形大汉就冲过来堵住了我。其中一人一拳就打到我眼睛上,我当时就蒙了。他俩又用棒子打、石头砸,嘴里还不停地骂,我的后脑、脸上、手上,全是血,他俩还嫌不解气,又顺着板油路往2号楼方向拖我,并且边拖边打……”李红川称:“我听到有人大声呼叫,这两名凶手才跑到李某某售楼处门前,开着售楼处的面包车跑了。”

       “我看见他俩边打李红川,还骂,让你要钱,再要腿给你打折’!我就大声叫人,他俩就开着售楼处的面包车跑了。”分项目负责人于铭琦称。 

       李红川和于铭琦的说法,得到了农民工张文学、刘志刚的证实。

       “他们太残忍,打了有10多分钟!”张文学称。

       “李红川被打晕死过去了,是我和张文学、于铭琦等人,把李红川抬上车送到医院的。”刘志刚称。
 
      “我的左眼眼眶内壁下壁被打折,经鞍山金普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属于轻伤害1级。”李红川说着,向记者出示了鉴定书。
 
        “我方打110报案后,甘泉镇派出所徐某某等出警了,后来王某某负责办案,但犯罪嫌疑人至今逍遥法外!”李红川称。

       “2016年,按合同约定,G1号、G2号楼基本完工。我方实际完成总产值为3200万,减去李某某两年共给付了1925万元,还剩1275万元,去掉415万元的税金和质保金,李某某还欠我方工程款860万元。”王占称:“可李某某竟然说不欠我方钱了!”

        “我辛辛苦苦地带领200多人抛家舍业地给你李某某卖命2年,你却拖欠我的860万元工程款不给,我找你要账,惹你不开心了,你就找人打我,差点把我打死!为了撵走给你干完活的工人,你就派人在寒冬将工人宿舍停水停电,并威胁恐吓驱赶他们!我不仅没有挣到一分钱,还负债累累。更要命的是,你还勾结某些人,把恶意欠薪的罪名强加于我!”李红川称:“咱俩究竟是谁恶意欠薪?!你拖欠我的工程款不给,我拿什么给我施工队的200多人发放430多万元工资?!”
 
        “2015年和2016年,共欠我工资6.45万元,要不回来,我没脸回家!”王民昌称。

       “2号楼大酒店工程是我们干的,2016年我被拖欠3.22万元工资,这钱怎么也要不回来!”张文学称。

        “我从2016年4月干到11月中旬,却被拖欠9万多元工资,我多次向李红川要工资,他都说他在向李奎阳要钱呢,直到今天,我也没有要回工资!”王占称:“我父母都年近70岁,干不了活了,全靠我一个人,我却拿不回家钱。” 

       “2015年和2016年这两年共拖欠我81.38万元,我们上访要钱,就是没人管。我要不回来钱,也没钱给民工发钱,他们就到我家堵门要债,我上有老下有小,实在是太难了!”分项班组组长张永称。

\
(张永向记者介绍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情况)
 
       张永手下的贾秀武、张秀说起欠薪两年要不回来的情况,也是眉头紧锁。他俩在2015年被拖欠的工资,都只给了70%,其余的工资,被拖欠至今。

       “据我了解,被拖欠工程款的项目经理,不止我李红川,还有刘某某,他手下有70多人被欠薪,甚至李某某的亲堂弟李某,也被拖欠数以千万计的工程款,他手下的200多人,也被欠薪。”李红川称。

       为了全面了解欠薪情况,记者找到了刘某某手下的小项目经理张树海,以及他手下的10余名民工。

       “我带孙方奎、胡家胜、张树起、徐畅等80多人,为宝石公园29号别墅楼施工。我们在2016年7月10日进场,李某某承诺干一段时间,就给钱,可后来他又不给了,说是干完再给。9月末,我们全部干完了工程,李某某却拖欠我的170多万元工程款不给,致使我也给不上工人的130多万元工资!”张树海称:“10月末,李某某对我员工宿舍断水断电,对我员工威胁恐吓等手段,将我们驱赶走了!我们到千山区、鞍山市上访,却没有结果。”

       张树海的说法,得到了孙方奎、胡家胜、张树起、徐畅等人的证实。

\
        (孙方奎在29号别墅楼前告诉记者,这栋楼的土建中的钢筋制作与绑扎、混凝土浇筑等,均由他们施工完成,但开发商李某某拖欠工程款不给刘某某,致使民工工资被拖欠至今)

       “我们从7月初干到9月末,我的1.2万元工资被拖欠至今!”胡家胜称:“上访根本没人管!”

       “我被拖欠1.7万元工资,现在靠打零工租房吃饭,等钱回家过年!”徐畅称。

\
(徐畅等民工,被困在鞍山)
 
       “我的2万多元工资被拖欠,怎么也要不回来,没钱,我回不去家!”张树起指着上衣对记者说:“拿不到工资,连买件棉衣的钱都没有,这件衣服,是捡拾工友扔的衣服!”

\
(张树起告诉记者,拿不到工资,连买件棉衣的钱都没有,这件衣服,是捡拾工友扔的衣服)
 
       “我们负责29号楼土建中的钢筋制作与绑扎、混凝土浇筑等,我的2万多元工资被拖欠,不管我们怎么要,开发商就是不给!我们上访,也没人管!”孙方奎称:“我们打零工,租小旅店,也不知那一天,才能拿到工钱,这眼瞅着就要过年啦!”
    
        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刘某某的工程款没有拨付到位,李某某涉嫌恶意欠薪
 
        2017年1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门卫手指贴在墙上的通知,告诉记者,劳动监察大队集体学习。

        记者通过电话与滕大队长取得了联系,请他找李某某,接受采访,核实相关问题。

       此后,记者与滕大队长又进行了电话联系。

       他告诉记者,他通过当地派出所韩所长联系上了李某某。李某某去吉林弄钱去了。此后,韩所长再电话联系李某某,他就关机了。

       当记者问到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的问题时,他告诉记者,以前没有向开发商收取过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后来补交了。

       他告诉记者,有近200人到他这儿投诉,有些小包工头,报账有水分,能挤掉30%左右。

       说到李红川讨薪后遭了黑手这件事时,滕大队长说,听说李红川报警了。

       当记者问到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主要原因时,他表示,这个问题很复杂,李某某与李红川各说各的理,李某某说找李红川对账,李红川不去。

       滕大队长还告诉记者,刘某某的工程款没有拨付到位,李某某涉嫌恶意欠薪,原本打算时间到后移交公安机关。因为李某某承诺,只要找评估公司做出评估,就给钱。所以,就先评估。评估结果大概3到5天出来。

       当记者问到项目经理李某的相关问题时,滕大队长说,公安局跟我们沟通过了,让他们私下解决。

       开发商:关机

       1月6日下午,记者试图通过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滕大队长联系李某某接受采访,得到的答复是:韩所长再电话联系李某某时,他已经关机了。

       记者在1月8日下午2点56分,拨打了李某某139号段、尾号为0008的手机,得到的手机提醒是:“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记者于是给李某某的手机发了短信,请他开机后,给记者回电,接受采访,以便核实相关问题。直到当天晚上,也没有接到李某某的电话,记者只好再次拨打了他的电话,得到的手机提醒仍然是:“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直至截稿,记者也未收到来自李某某的任何信息。

       截稿前,王占打来电话称:“2016年11月,即鞍山第二场大雪后,李某某派人将苦等工资的我们从宿舍撵出来了。我们无处居住,没钱回家,饥寒交迫!我们多次到千山区劳动监察大队投诉,没有结果,我们到区政府、市政府上访,也没结果!难道今年我们要在鞍山的街头过年吗?!”
 
       对于宝石公园施工人员工资被拖欠的问题,以及他们的生存状态,本社将保持关注。

本文来源于:http://www.scxxb.com.cn/html/2017/gnxw_0109/245708.html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网络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youke